歡迎閱讀 茅盾文學獎 全集 收藏本站
手機訪問:m.mdwenxue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第五屆茅盾文學獎 > 《茶人三部曲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南方有嘉木 第十九章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茶人三部曲》 作者:王旭烽作品集

南方有嘉木 第十九章

在這個千年不遇的黑夜就要過去的時候,杭天醉被人用馬車急速地送往起義總指揮部。馬蹄在石板路上敲響的聲音,比白天放大了許多倍,與時驟時稀的槍炮聲相互呼應著。在那些撲面而來的深途的小巷中,杭天醉看到了不計其數的一面面高聳的石灰山墻,它們板著面孔,灰白色的粉臉僵死著,黑色的墻頂蓋瓦如殘眉,像夢中那些披麻戴孝沒有知覺的魂靈,沉默地破敗地陰森森地等待著他,沖過去一面,又迎上來一面。倏的,半空轟的一下就紅了起來,火光沖天,使人心驚。狹小細長的巷子,挾持著馬車上的主人。在這樣變幻莫測的難以預料接下去后果如何的夜晚,他們要把他送往哪里?

  到了目的地杭天醉才知道,起義將領童保暄已自封為“臨時都督“,讓沈綠村請個人為他起草安民告示。杭天醉悄悄對沈綠村耳語:“什么,他能當都督?”沈綠村也跟他咬耳根子:“急什么,讓他過半天瘤。”還朝他狡黠地擠了擠眼睛。

  杭天醉不喜歡這種說話和動作的神情,好像他和這種神情本來就有著千絲萬縷的默契似的。他也不喜歡這種神情里包含著的不可告人的計謀,但他無可奈何。只得鋪開紙,研著墨,正慢慢琢磨著,眼前那只“吾與爾偕藏“的曼生壺出現了,他抬起頭,是夫人綠愛。渾身上下,血污淋淋的。杭天醉跳了起來,要喊,綠愛一把把他接了下去,說:“沒事,給傷員包傷口沾的血。”

  說著從一只小錫罐里直往曼生壺里倒茶。茶滾圓,墨綠,飽滿,棱棱有金石之氣。天醉說:“你知道我從來不喝珠茶的,太殺回了,快給我換了龍井。”

  “正要殺殺你的口呢。”綠愛不由分說地往里沖滾燙開水,“龍井能熬得過夜去?這一屋子的人,全靠平水珠茶吊著精神呢,喝!”

  杭天醉看看老婆,覺得她已變成另一個人。他苦著臉,抿了口茶,又配又濃,香俗得很,精神卻為之一振。正要低下頭再琢磨,眼前亮閃閃的,他又嚇了一跳,綠愛拿著把雪亮大剪刀,在他眼前晃。

  “是剪辮子嗎?我自己來。”他扔了毛筆,說。

  “你寫你的,我來。”話音未落,杭天醉覺得臉頰一熱,癢癢的,斷了辮子的頭發一起撲到臉上來了。又見眼前一條黑鞭閃過,扔進屋角一個大籮筐里。

  杭天醉的腦袋,一下子輕了。突然就來了洶涌文思,鋪紙寫道:

  為出示曉諭事。照得本都督頃起義師,共驅彰虜,原為拯救同胞,革除暴政。惟兵戎之事,勢難萬全,如有毀及民房,俱當派員調查,酌予賠償,以示體恤。查杭城內有積痞借端搶米,擾亂治安,實屬目無法紀。現大事已定,本都督已傳諭各米商即日平價出售。自示之后,如再有滋擾,定當執法。且吾浙人民素明大義,如能互相勸誡,日進文明,尤本都督所厚望焉。為此出示曉諭,其各鎮遵。特示。

  寫到此,他抬起頭來。他想望一望窗外。

  黎明已經到來了。天色蒙蒙亮,這肯定將是一個與眾不同的早晨了,杭天醉這樣想著,順手就推開了窗子。

  灰暗的天滲著光明,裹挾著十一月深秋空氣中氯氟著的成熟的氣息,還有那種新鮮的從無有過的硝煙氣息,一下子撲面而來,寒冷而透著小刺激。杭天醉一個激靈,緊握毛筆的手竟然顫抖起來——他不能理解這樣突如其來的顫抖。

  他從小就熟悉著的這座城市,正在一種青灰色的調子中漸漸地顯影出來。一開始和以往一樣,泛黃的,舊了的,但它很快就清晰起來了。在杭天醉的視野里,只是小半個院落和一大塊天空。兩叢黃燦燦的菊花沉重地支著腦袋。昨夜它流了太多悲歡交集的眼淚,此刻依舊珠淚漣漣。天空中響起了鴿哨,一群灰鴿子盤旋上去了,依附在稀薄而又柔和的天空的羽翅下。

  杭天醉定了定神,凝筆署明時間:黃帝紀元四千六百零九年九月十五日。

  同一個這樣的黎明時分,老實巴交的翁家山人撮著在家里過了一夜后,準備回城了。前日老婆捎了口信來,說茶花已經開得鬧猛,回來看看,也該給茶蓬施肥了。杭夫人自己吃茶葉飯,知道艱辛甘苦,立刻便同意了撮著回去。撮著是個下死力氣干活的人,白天勞作一日,夜里便半張著嘴,打一夜的鼾。快天亮時老婆推醒他,說:“昨夜你有沒有聽到響聲?”

  撮著說:“我困得像死豬,哪里聽得到響聲?”

  “昨夜乒乒乓乓有聲音,打仗一樣的。”

  “不要亂講,要么你做夢打仗吧。”

  撮著起床,肚子里塞了兩口冷飯,挑起擔子就往城里走,擔子里盛著撮著老婆頭年打的年糕,杭天醉喜歡吃的。擔子挑著,一根辮子甩在后面不方便,老婆便給它往脖子上繞了兩圈,邊繞邊說:“不是說皇上已經發了話,官民自由剪發嗎?”

  “你倒是聽得進這種歪道理。”撮著在老婆面前,顯得很有權威,“這種年頭,假冒圣旨的還少嗎?少爺都留著頭呢,你比少爺還聰明?“

  撮著是一直走到了清波門下,才發現昨日夜里,城里已打過仗了。好幾個當兵的,袖上扎著白布條,其中一個手里拿把大剪刀,從城里出來的農民,出來一個,就被揪著頭皮剪去一根辮子,城門邊那只大竹筐里,已放著小半筐剪下的辮子,看著接人。

  還有幾個識字的,正圍著貼在城墻外的“安民告示“看呢。

  撮著不識字,涎著臉問人:“這上面,寫著什么?”

  那人白了他一眼,說:“光復了,你曉不曉得?”

  “什么是光復?”

  “阿木林。'光復'都不曉得?昨日夜里城里打了一夜,你沒聽見?”

  “我圍著了。”撮著老老實實說,“昨日茶山上忙了一日,夜里困不醒。”

  “到底是農民,世事不問,“那人譏笑一聲,說,“皇帝被趕下龍庭了。這下你總清楚了吧!”

  “你是說宣統皇帝啊?曉得的曉得的,皇帝小是小了一點,那新皇帝還好吧?“

  “什么新皇帝?沒有新皇帝了!”

  撮著放下了擔子,覺得相當茫然。沒有新皇帝是什么意思呢?可惜少爺又不在身邊,沒人肯指點他。正納悶著,肩腳上兩只大手接了上來,撮著回頭一看,正是那兩個當兵的。

  “你們要干什么?”

  “干什么?我問你還想不想進城?“

  “想。”

  “剪辮子!”

  一讓我回去再說,讓我回去再說。”撮著拚命掙扎。

  “讓我回去再說,讓我回去再說……”一群小孩子模仿著他那笨拙的樣子,邊叫邊笑。那兩個當兵的也忍著笑使勁按他的頭皮。這使得撮著在恐懼中更感到屈辱,他不顧一切地掙扎起來,嘴里卻叫著:“我要回去!我要回去!“

  當兵的卻不耐煩了。一把把攝著按在地上,另一人明晃晃的大剪刀就上來了,嚇得撮著大叫:“我不剪!我不剪!“話音剛落,頭一輕,他曉得,頭發已經沒有了。當兵的一拉,脖子上的辮子滑了兩個圈,辮梢最后毛刺刺地刺了頭發的主人一下,然后,便揚長而去,物以類聚,入了那只辮子筐。

  撮著趴在地上,抱頭痛哭,有生以來,他還沒有那么哭過。他哭著想著,想著哭著——我怎么站起來往城里走呢?我怎么進杭家忘憂樓的門呢?我沒有了辮子,以后還怎么做人呢?

  當兵的,顯然也被他哭得不耐煩了,一把拎起他,便把他揉進城門,順手在他頭上壓了頂破草帽,說:“別哭了,再哭就是奸細!”

  撮著也不曉得對奸細會怎么處置,但破帽遮顏,他終于可以過鬧市了。便挑著年糕擔,擦著中年男人的淚水,躲避著人群,羞澀地朝羊壩頭走去。

  忘憂茶莊此時已經亂了套,上了排門,生意也不做了。林藕初早上起來,到天醉的院子去一看,地上又是席子又是爐子,正門敞開著,地上拖著深深痕跡,花花草草的東歪西倒,竟像是被打劫過一般。林藕初急了,跑進了房間,看看倒是沒少什么,只是夾墻的門被打開了。再回過頭,嚇一跳,一個男人,東洋人的模樣,靠在客廳那張美人榻上,竟睡著了。

  林藕初跑到院子里,才叫了兒子媳婦兩聲,便見小茶拖著鞋跟披頭散發從廂房里沖了出來。林藕初見了她這副模樣,心里不高興,問:“日頭都一丈高了,家里人都哪里去了?”

  小茶說:“都革命去了。折騰了一夜呢,孩子們才睡下。“

  “那屋里的男人是誰?”林藕初問,“怎么跑到你男人屋里去了?”

  小茶一按額頭:“是羽田先生吧?少爺的朋友。昨日帶了女兒來拜訪,外面就打起來了,出不去。“

  “天醉現在哪里?”

  “說是被接到舅爺珠寶巷去了。”

  林藕初急得亂轉,正不知如何是好,羽田卻又一頭撞了出來,嘴里說著:“打攪了打攪了,萬分抱歉,萬分抱歉。”

  小茶說:“羽田先生,也不知外面亂成怎么樣了,我們女人又不敢出去。”

  “我去,我去!”他掉頭就往外走,走了幾步又回來,鞠九十度的大躬,“葉子,暫時就托付給您了。”

  “葉子是誰?”林藕初問。

  “鄙人的女兒。”

  “你放心去吧,“林藕初倒也熱情,“有我們照應,你女兒沒關系的。”

  羽田剛走,從圓洞門外又進來三個人,小茶暗暗地吃了一驚。原來,那個拉推著撮著的,正是吳升。前面捻著山羊胡子的,則是茶清伯。

  林藕初問:“你們三個人怎么湊到了一起?外面怎么樣了,你看我們這個家,兵荒馬亂的,兒子也不在,媳婦也不在,統統都去革命了!這是個什么世道?“

  話音剛落,撮著扔了草帽,哭倒在夫人腳下:“夫人,我這副樣子,沒臉見你了!”

  大家這才看清楚,撮著一頭亂發,齊根剪掉。剪得又不整齊,的確又滑稽又難看。小茶抿住嘴,忍不住要笑,死死地才忍住。

  茶清緩緩地說:“不太放心,到府上來看看,吳升要陪我。巡撫署,一把火燒光了。剛剛去看過,巡撫增溫,逃到后山,剛剛抓牢,關在福建會館。走到門口,曙,我就見撮著蹲在墻腳邊,不肯進來。說是沒臉皮,呆——徒!”

  茶清說到這里,對小茶說:“去,拿把剪刀!”

  林藕初問:“你也剪辮子?”

  茶清一笑:“跑到這里來革命了,我這個老發鮮!”他少有地幽默了一下。

  他反過手去,一刀剪了頭發,四下看一看,出其不意朝夫人扔了過去,“夫人處置了吧。”

  林藕初握著那根花白辮子,眼淚在眼眶中轉:“茶清,我是現世報了,你看看這還是不是一戶人家?婦道人家不守婦道,到外面胡天黑地地闖?還有天醉,這么大一爿茶莊,他是老板,平常不管也罷了,這種要緊時光也不管,還曉不曉得這條性命在不在呢!”

  小茶一聽這話,立刻嚇得嗚嗚咽咽哭起來了。沒哭幾聲,被夫人喝住:“你嚎什么喪?本事一點沒有,只曉得哭!”

  茶清皺了皺眉頭,對小茶說:“孩子管牢,其他事情有我。”

  茶清要去珠寶巷打探杭天醉的消息,吳升也要跟著一塊兒去。茶清對攝著交代了一應事務,林藕初說:“你放心好了,我會照應好的。”茶清嘆口氣,說:“你啊,最最要硬氣,最叫人不放心。”

  林藕初聽了他這樣說話,心里感動,又要哭,說:“外頭多長只眼睛,子彈飛來飛去,吳升,你跟緊點

  “有數的。”吳升說。

  “見著這對冤家,叫他們快快回來!”

  林藕初千叮嚀萬叮嚀,就是沒有想到著回來。茶清伯走路快。“茶清會走著出去,抬著回來。”

  杭天醉被困在了總司令部,沒完沒了地起草文件,書寫公告,寫傳單,寫標語,困了就打個噸,醒過來再繼續干,沒人拉他去開什么緊急會議,連趙寄客要去上海見湯壽潛也沒和他商量。他自己也搞不清在這里忙了多久,過了一夜還是兩夜,還是根本就沒過。趙寄容回來,二話不說,端起那只曼生壺,就咕喀咕嘻地一長口,然后拍拍杭天醉的腦袋說:“到底剪掉了。”

  杭天醉也拍拍他的頭,說:“彼此彼此。只是小心旗營還沒攻下,這次革命若不成功,你那辮子,豈不又剪早了?”

  趙寄客用拳頭一捶桌子,說:“我帶一個炮隊上城隍山,對著將軍署一陣轟,看他們投不投降?”

  正這么說著,有人來報,說門口有人找杭天醉。杭天醉倒是覺得新鮮,這種時候,還有人找?正納悶著,吳升打頭,吳茶清跟著進來了。

  趙、杭二人,均為晚輩,見著茶清,白發蒼蒼一個老人,也剪了辮子,且闖進了革命大本營,都吃驚地站了起來,說:“茶清伯,這么危險,你怎么也來了?家里出事了?“

  “你娘不放心你,在屋里頭哭,說是你被官府打死了。我說,哪里有那么便當的死法,你要不放心,我去看看,打探一下,便是。“

  “我總不能撇下茶清伯一個人,外頭亂得很,還有人搶米店呢I“吳升說。

  “怕什么?大不了再來一次太平天國,長毛造反!”

  人們這才想起來,茶清伯是太平天國的老英雄了。杭天醉從小在茶清膝下長大,還從未見過茶清伯有今天這樣的興奮,一雙壽眉下,兩只眼睛炯炯有神,人倒是瘦,但腰板筆挺,神清氣朗。

  說到半個世紀前的事情,晚輩們不由肅然起敬,尤其是趙寄客,很認真地問:“茶清伯,你還記得起詳情嗎?”

  老人用手掌蓋著茶盞,另一只手指著墻上掛著的地圖,就開了講。

  1861年11月,整整五十年前,李秀成帶著太平天國將領,包圍了杭州,吳茶清當年二十出頭,是李秀成衛隊的親兵。12月29日早晨,太平軍分別從望江、候潮、鳳山、清波四個門攻人杭州外城。當時的浙江巡撫王有齡,可沒有今日這些人識時務,上吊自殺了。

  “李秀成也和今日民軍領袖一樣,不想擴大戰事,殃及人民,便親書一信,致杭州將軍瑞昌勸降,說:'言和成事,免傷男女大小性命。'還答應了可以讓旗人自動離開杭州,愿給船只。'爾有金銀,并可帶去;如無,愿給助資,送到鎮江而止'。”

  “茶清伯真是神了,記得那么清爽。”

  茶清淡淡抿一口茶,說:“我就是那個送信的人啊。”

  眾人“啊“的一聲,統統站了起來,不相信自己的眼睛。特別是杭天醉,半張著嘴,愣了半晌,才說:“我都搞不清我們是不是太平軍還魂了?怎么做出來的事情一模一樣!”

  說著,遞過了早已擬好的都督府布告,那上面寫著:

  旗營已繳槍械,軍府擔任保護,宣布共和主義,決無自背人道。痞徒乘機造謠,及有滋擾情事,一經當場拿獲,必按軍律不貸。現在旗營歸命,槍炮盡行繳出,所有駐防旗人,一律編入民籍,此后共樂升平,殺機可期水息。凡我農工商界,各自安心營業。

  茶清伯掃了一眼布告,說:“沒有用場的,瑞昌根本不聽,過了兩天,我就跟親王殺進了旗營。”

  “那個瑞昌呢?”

  “自殺了。”

  “你老人家看,今日這個貴林會自殺嗎?”綠愛問。

  “今非昔比了。大清國也不好和五十年前相比。真正應了一話,叫做土崩瓦解。當年王有齡自殺,親王將他的尸體厚殮,了十五只船,三千兩銀子,一張路條,五百親兵護送棺木回鄉。日巡撫增增呢,改頭換面,拉著老娘逃到后山,被人抓住,一歇歇,解到羊市街,一歇歇,押到蒲場巷,還肯寫信勸降,哪里還有從前的氣勢和骨氣?如此說來,大清朝,是死定了!”

  老人家說話響如銅鐘,面發紅光,天醉恍恍館館,簡直不認識他了。

  “我們吳家是被清兵滿門抄斬的,妻兒老小,無一幸免。我孤身一人,流落異鄉幾十年。常言道,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,我是君子報仇,五十年不晚啊!”他哈哈哈哈地大笑起來。

  笑音剛落,沈綠村沖了進來,這個斯斯文文的人此時也已弄得蓬頭垢面,不顧修飾,只管焦急萬分地說:“增溫又寫了一封信給貴林,上回那封信有沒有送到他手里也不曉得!旗營中人,因傳聞武漢等地有旗人被殺,在城上架起大炮,準備玉石俱焚,用以泄忿。這次要靠你們推薦個可靠的人去曉之以理,要熟悉那里面地形的。另外,寄客你準備上城隍山,這次再不成,轟它個精光!“

  話音落下,一片寂靜,不知為什么,大家的目光,都盯住了剛才那位放聲大笑的老人。

  老人不慌不忙地拿起桌上那根白布帶子,不是扎在臂上而是扎在了腰間,又撩起長袍一角,塞到腰上,說:“趕得早,真不如趕得巧,這件好事,看樣子,是非老夫不可了。”

  趙寄客不同意:“還要派什么人去冒險,一炮轟翻了了事。老伯這么大年紀了……”

  “不過走一趟罷了。”

  收了信,整好鞋子,吳茶清便往外走。走到了門口,回頭拱一拱手,說:“萬一回不來,尋不到人就算,尋到了,隨便哪株茶蓬下,埋了便是。”

  杭天醉扔了毛筆就上去,說:“茶清伯,我同你一道去!”

  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會冒出這樣一句話來,在此之前他可是想都沒想到過。妻子綠愛在一旁看得幾乎驚叫,她第一次發現丈夫和茶清伯原來那么相像。

  老人頭就低了下來,勉勉強強地笑,目光卻水亮。他說了一句令人費解的話。他說:“難為你有這樣一句交代。”

  杭天醉的耳朵,突然之間就轟鳴了起來。他頭昏惡心,兩腳發虛,雙目暈眩。他心痛,但他不明白他為什么心痛,他哆咦著嘴唇,又喝了一大口平水珠茶,便揮揮手,要往外走。

  “當真要跟我走?”

  “是!”

  吳升剛才一直就沒有說過話,誰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。此時,他卻一手擋了杭天醉,喝道:“你走開,這里沒你的事。該我去的。“他走到了茶清面前,說,“我們光棍一條,什么事情做不得?!”

  茶清看著吳升,眼圈少有地紅了紅,說:“阿升,你年紀輕啊!”

  “橫豎活過了。”吳升說。

  老人不說話了,停了停,才開口:“到底,還是我們吳家門里的人。”

  話音未落,眾人眼睛一亮,老人一個騰空,已倒跳到門外院子里,再一返身,又一躍,人已不見了。

  嘉和與嘉平,后來不止一次地聽他們的母親沈綠愛敘述這件目睹的事情。隨著時間的積累,茶清爺爺的傳奇,在他們的童年中占有了越來越重要的地位。

  沈綠愛一次次地重復說:“那兩個鐘頭,真的是比一日兩日的時間還要長。左等等不來,右等等不來,過了兩個鐘頭,你們的寄客伯伯真正是等不住了,要沖上山去指揮開炮,你們的爹也沉不住氣了。他開始不停地流眼淚,說茶清伯此去兇多吉少,怕是回不來了。你們都曉得,媽是最討厭男人流眼淚的,媽也討厭你們的步流眼淚。媽不曉得,他流眼淚是因為他生來有預感。我和你們的舅舅一個按住一個,不讓他們亂想亂說,就在這時,門外,沖進來一個血人。“

  “吳升!”兩兄弟低聲叫了起來。

  “是吳升。背上背著茶清伯,他背后中了一槍,渾身上下血淋淋的,他還沒死,見著我們,說了一聲,信送到了,就昏了過去。“

  “大家都不曉得,茶清伯對貴林說了一些什么,為什么他們要在他已經走出旗營時從城墻上背后開冷槍。可是大家都說,茶清伯拿命來告訴大家,清兵是不好相信的。“

  民軍領袖們在總司令部召開軍政緊急會議的同時,趙寄客顧不上脫下戎裝,星夜兼程,抵滬上湯壽潛府第。

  此時湯壽潛與他的一班謀臣,正在商討南通張春來函。函曰:杭民六萬戶,使閥門而戰,一朝可燼,公能獨不救之耶?

  原來貴林喜古文,曾多年問學于湯壽潛,故聲言:愿受湯先生撫,否則力抗。

  趙寄客的突然到來,使湯府上下驟然嘩然,如臨大敵。

  “寄客,你想干什么?”

  趙寄客刷的一下抖開手中的白緞子布條,說:“民軍通過緊急政令,推舉您老先生為浙江都督。”

  湯壽潛兩只搭在桌上的手緩緩顫抖起來,許久,他端起青花蓋碗茶盞,吸了一口。

  “還有誰與我共事?”他問。

  “八十二標標統周承芙為浙軍總司令,諸輔成為民政長,沈鈞儒為杭州知府。”

  湯壽潛站了起來,掃視了一遍趙寄客帶來的全副武裝,手一招,說:“湯壽潛不是黎元洪,不會爬到床底下用槍逼著當總統。”

  聽到這里,大家都笑了,趙寄客手一揮,后面的衛兵便都收了槍。

  “我知道湯先生會有這么一天。”趙寄客說。

  “我也知道你趙寄客是個革命黨,給我!”他的手客手中那條白布飛了出去,落在了湯壽潛手中。

  血淋淋的吳茶清抬進忘憂樓大門時,所有的孩子、包括葉子都看見了。女孩子們頓時就嚇得尖聲叫了起來。杭夫人林藕初,一見到這個血人,便搖搖晃晃,翻了白眼,先昏了過去。

  吳茶清時醒時昏,又熬了幾天,趙大夫也陪了幾天。他臨終前的一個手勢使杭家幾乎所有的人都百思不得其解。他伸出手指,指指自己的心,再指指林藕初的心。然后,再指一指杭天醉的心,接著,再豎起指頭。杭夫人望望吳茶清,望望杭天醉,拿手絹塞了自己喉頭。

  然后,他就開始死死地盯住了杭天醉,大家也都順著茶清的目光,上上下下地打量天醉。天醉驚恐地也打量著自己,又痛苦又茫然又不明白,大家這樣看著他是因為什么?因為他沒有流淚嗎?

  吳茶清最后的遺言,從此改變了杭氏家族的命運。是好是惡,難以評價,是清醒還是糊涂,其人自知。他睜開雙眼,目光在杭天醉與吳升之間,打了好幾個來回,一會兒亮上去,一會兒又暗下來,最后,手指終于指向吳升,斷斷續續地說:“茶行,歸-…·歸……歸”

  吳升當下就撲通一聲,跪下,眼淚和驚駭把他的嗓子眼都噎住了。喉嚨口咕喀咕喀,只發得出模糊不清的聲音。

  茶清伯這才看著天醉,說:“他……救我……“

  杭天醉其實一點沒有明白世界發生了什么,他只是一個勁地點頭。

  茶清伯最后的一眼,卻是看著那幾個孩子的。嘉和與嘉平,都感受到了他的對視的目光。嘉喬和嘉草小,嚇得直哭,被婉羅抱開了。

  “茶……”他最后斷斷續續地張龕著嘴巴,先還有聲音,最后越動越慢:“茶……茶……茶……“

  天醉心急慌忙地去倒茶,母親一聲低叫:“毛峰……”

  毛峰泡在了曼生壺里,燙得很。林藕初一邊用嘴吹,一邊說:“等一歇!等一歇!等一歇!“

  當她用壺嘴對著茶清伯半張的口時,注進去的毛峰茶,已經原封不動地又漏出來了。

  林藕初“嗅“地叫了一聲,就朝前栽去。那把曼生壺,失手就傾倒在茶清伯身上,翻了幾個跟頭,被在對面跪著的綠愛一把接住。

  突然,吳升大聲地嚎叫起來,隨著哭聲,所有的人都同聲地放聲悲嚎,連嘉和、嘉平和葉子,也被大人的強烈悲傷感染了,大聲哭了起來。

  只有林藕初從茶清身上抬起頭,眼淚水卻流不出了。她翻來覆去地說:“老爺交代過的,葬在杭家祖墳里。要從正門抬出去,要從正門抬出去,要從正門抬出去……”

  一個軍官模樣的人,披頭散發地沖進天井來,手里還揮著一把槍,手舞足蹈地吼著:“大清王朝要完蛋了!我把湯壽潛從上海接回來了,湯壽潛要任總督了。聽到了沒有,天醉,走,湯先生找你——”

  正欲開始痛哭的人們,莫名其妙地看著這個半瘋狂的人嘴巴一張一合,他剛才叫的話,他們一句也沒聽進去。差不多同時,趙寄客的臉上,結結實實挨了他父親趙峽黃一巴掌。

  “狂生,人都死了,你還叫什么!”

  老大夫突然嗚嗚嗚地哭了起來。這時,整個杭氏家族的人才恍然大悟,重新一起跪下,齊聲痛哭。只有杭天醉心竅迷塞,仍舊癡呆呆站在那里,盯著那個也依舊站著的剛剛挨了一巴掌的把兄弟。他竟不能明白茶清伯死了的時候,為什么、又怎么會突然冒出一個姓湯的當總督?他太痛苦,以至于感受不到痛苦,反而覺得荒唐。就在他被“荒唐“這種感覺像麻醉藥擊中的時候,一聲清醒的嚎叫爆發:“爹啊,我的那個干爹啊,你怎么一句話都不交代就走了哇!爹啊,那日旗營路上你怎么跟我說的啊。你說一筆寫不出兩個吳,同個詞堂的人啊!你說從今往后我就是你的親爹,你就是我的親兒子啊,爹啊,親爹啊,那子彈不長眼怎么就偏打了你啊,你說過從今往后我的就是你的,你的也就是我的。如今我還能有什么給你?我只能給你在棺材前面摔孝盆啊,爹啊爹!

  他以頭叩地有聲,叩出了一攤血,然后,他竟然昏了過去。

  吳升那突如其來的顛嚎,著著實實地把悲戚萬分的杭家人又嚇了一跳。人們在悲悼著杭家實際的頂梁柱轟然而倒的同時,又忙不迭地涌向了那突然冒出來的昏死過去的“干兒子“。杭天醉手忙腳亂地吩咐著讓人給吳升灌水,兩個女人從地上抬起了淚服,相互對視了一下。只有這樣的婆婆和兒媳,才會在此時此刻,用這樣的悲絕之外的目光說話。

  杭嘉和在大人們的一片混亂中,驚異和寧靜地守護著茶清爺爺。大概只有他注意到黃昏來臨了,昏黃中的茶清伯被蒙上了臉,整個人,就好像要被暮色化去了一樣。他躺在靈床上,薄得依舊像一把劍,一把終于出鞘的血跡斑斑的孤劍。五十年前他從山墻一躍而入忘憂茶莊,今天,他終于要從正門被抬出去了。杭嘉和盯著他,盯著他,驚懼地握緊拳頭,塞住自己的嘴。他看見蒙在茶清爺爺臉上的桃花紙,輕輕吹動起來了。Txt!小!說!天.堂wW w.Xia oshuotxT.Com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王旭烽作品集

2014新时时加奖 极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p3开机号码p3试机号码 盈宝彩安卓 捕鱼千炮来了官方版 极速时时彩官方网站 百度真人街机捕鱼 pt电子游戏app下载 福彩开奖双色球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辛苦点能赚钱的工作 易发彩票群 广西快3和值技巧 彩票山西11选5开奖查询 哪种简单游戏可以赚钱的软件好 865棋牌app下载 剑网三小药升级赚钱